女人何苦为难女人

  • 伦理 年代 言情 剧情 历史
  • 刘晓庆 六月 田丽 寇振海 鲁昕儿 霍政谚 徐光 丁志勇
  • 共34集  |  每集 45分钟
  • 故事从佟振海的两个老婆说起,玉英,映瑶半辈子斗争不… 故事从佟振海的两个老婆说起,玉英,映瑶半辈子斗争不休,相互嫉恨。就在一次振海微恙,两个女报酬让他在自己家里养病各执己见,不意振海却静静出了门。两方还在混乱争论之时,恶耗传来,佟振海死了!然而灵堂上,两个女人继续争的是家产和寡妇的身分。未料云生携一双儿女出现,弱智小磊就地冲着遗像喊爹,举座震愕哗然,这才知道,振海外头还有个家,孩子都生了。灵堂上顿时混乱一片。 不忍云生母子三人不幸际遇,天宇假立遗嘱,帮他们争夺到遗产傍身。然玉英、映瑶各怀鬼胎接近云生,天宇担忧并说服云生一家离开上海。异乡以外,云生模糊,齐非靠天宇每月汇款勤俭辛苦地支撑一家生活。 映瑶为股份大闹公司,平地为求息事答应其所有要求,被玉英狠狠责备。少琪为取悦可凡陪映瑶跳舞,平地一心搅局,故意带玉英前来,舞场大乱。玉英倍受打击病倒,借由探病,映瑶更加确定少琪对可凡的情意。 平地请映瑶出钱办选美,引发映瑶一家争论不休,可凡难忍家人钱财嘴脸,负气出走寻齐非。齐非和天宇恰回上海扫墓,反与可凡错过见面之机。平地不肖败家,玉英将平地扫地出公司,映瑶亦牵连遭到挫折,心中气愤。 云生投湖而死,可凡陪映瑶正好赶到,终与齐非得以相见。映瑶虚情假意要接齐非姐弟回上海,是以与天宇起了极大抵触,齐非为母亲遗愿种种,感激答应映瑶。少琪心系可凡,久出未归,让一心扶植女儿列席选美的玉英扫兴至于愤怒,平地推波助澜告知玉英少琪去了唐家。玉英上门责骂映瑶,齐非受累之余渐生悔意。云生骨灰坛意外被砸,映瑶做戏责备兄嫂,齐非难辩解善恶。少琪因可凡坦言真实情意而生气冲跑,意外撞车致使腿瘸及不孕,玉英痛恨痛苦,冷眼目睹平地痛殴可凡。看到可凡伤重,映瑶心生别的一计,意图将齐非推出与少琪一争高下打压玉英。可凡见少琪情状不幸,心中愧疚,挽劝齐非不要列席选美,并表白爱意。 齐非带小磊上坟遇见少琪,小磊被狗咬,两人首次正面抵触,齐非被少琪言语刺激,与可凡生感情危急。玉英私见齐非,和谈只有齐非退出选美则云生可入墓园。齐非突然变卦,映瑶误以为是天宇从中作梗,故意让友宁起疑,搅得天宇自顾不暇。玉英默许少琪和可凡来往,并私下找映瑶为儿女亲事达成秘密和谈。而齐非、可凡却已私定终身。映瑶一面急于认养齐非姐弟,一面又找捏词叫可凡去陪少琪,齐非心中委屈,与可凡暗斗乃至于生病。 齐非病情拖延,带着小磊在墓园遇见天宇时,齐非昏倒被送病院。天宇照顾齐非,友宁心里矛盾通知映瑶,小磊被映瑶带走,后被唐母强锁房中,可凡知道实情后痛悔不已,前去看望齐非,两人深情辨白。可凡明确拒绝少琪,少琪哀痛欲绝到病院求齐非退出。玉英亦为少琪找到映瑶,映瑶狮子大启齿,玉英挫败非常竟想杀掉映瑶未果。齐非被映瑶百般欺瞒,乃至于对天宇误会重重。然而天宇此前意外撞见玉英、映瑶会晤,曾经起疑调查,后将真相向齐非全盘托出,齐非倍受打击。 可凡带着小磊加入选美大赛,小磊在外受欺负,天宇赶来大打出手,齐非更不吝咬人。映瑶当众公布可凡、少琪亲事,齐非愕然醒悟,以必死之心张扬身世,现场一片哗然。可凡被家人伤透心,悍然掉臂来找齐非。齐非和可凡在外过夜,两人天长地久决议要在一路。少琪得知亦忧伤不已,而玉英曾经筹谋对于映瑶,她果敢决议计划,暗中脱产套现,与映瑶见面确认亲事乃是骗局后,玉英更果断行动。映瑶房产连夜被抄,兄嫂无情出走,映瑶走投无路。进而认养齐非不成,映瑶迁怒天宇,在可凡前挑拨齐非和天宇的关系。可凡气极,与齐非起争端而冲走,后齐非独自查出曾经怀孕。 玉英釜底抽薪,映瑶步步被逼,绝望竟欲自尽。可凡救下,陪映瑶前去与玉英谈判,映瑶不吝跪求可凡娶少琪。可凡想求齐非乞贷向玉英买回房子,然两人各有心结终不欢而散。可凡意气用事,决议要娶少琪。齐非阁下难堪,想要奉告可凡,却几回再三错过。友宁知晓齐非怀孕,同情赞助之余找到映瑶托出真相,反被映瑶伤至自身流产。映瑶为此私见齐非,被齐非痛斥后转而在可凡面前挑拨,将天宇卷入二人感情,令到可凡心乱如麻。齐非决议休学,天宇不知个中缘由所以气愤难当。 玉英从香港回来,预备帮少琪和可凡筹办亲事。齐非带着金子几番驱驰终在新房找到可凡,而误会种种在前,可凡粗莽抗拒,齐非肉痛亦未奉告身孕之事,且哀痛之下私自打胎,幸亏实时送医保住孩子,天宇这才得知真相,又惊又气。 眼见家人至亲身私嘴脸,可凡不行抗拒又不胜忍耐,在与齐非的回想里找慰藉,没有表情与少琪培育感情。玉英对可凡的状态深感担忧,以后又从小磊口中有时得知齐非身孕之事,惶恐非常。她与齐非私下谈判,狠下决心以云生入葬墓园换得少琪幸运,为母亲最后心愿,齐非咬牙应承玉英,心中却更哀痛。另一方面,玉英跟映瑶摊牌,映瑶为促成可凡亲事,私下找齐非挽劝其打胎,齐非心生犹豫,手术台上蒙混过关,映瑶误以为工作了却。然齐非彻悟,奉告玉英会离开可凡,但不以母亲入葬墓园为互换条件,情愿独自背负一切养育孩子,玉英感慨珍视。 可凡记忆犹新齐非,背着少琪屡次回到租屋缅怀过往,玉英洞察一切,逼迫可凡两者只能择一。可凡与齐非再会面时,一切难以挽回,两人哀痛离婚,可凡终对孩子一窍不通。齐非强忍哀痛,决议离开哀痛之地。少琪不知个华夏委,预备结婚之余对齐非仍心怀不满。少琪街头路遇齐非,果然挑衅,齐非心中怨怒掌掴少琪,少琪归家哭诉,玉英心知齐非身受苦楚,惟有苦劝女儿宽以待人。但平地仍带一干恶人找齐非挑衅滋事,幸晴天宇、小磊实时赶到,齐非才能获救。平地罔顾亲情,一心为钱,甚至私下追问少琪陪嫁财产数目,玉英痛心无奈。 婚期邻近,看着势利的父母眉飞色舞,可凡只有更加煎熬于对齐非的感情。玉英对平地彻底死心,专心为少琪的亲事上下打点,疲惫中终对女儿讲出多年苦衷,感概万分,泣涕涟涟。但见可凡、少琪终于如期进行婚礼,不意新婚之夜横加变量,唐母暗中偷藏聘礼金条两根,让映瑶为圆排场不得已送出钻戒因此负气指责,二人争论中大打出手,唐父拉架时被推到,滚下楼梯,毙命于正欲出门的少琪面前。 少琪返家,吃惊过度,以及新婚当夜可凡醉酒只知呼叫齐非之名,令她肉痛万分。可凡亦深受刺激,语出癫狂,吓到映瑶、唐母,手足无措。可没想映瑶、唐母还试图推卸责任,竟说少琪命硬,玉英心如死灰,决议让少琪离婚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不肖子平地盗取聘礼金条,赌博输去仍然不愿认账,玉英携一干人证物证厉声指责,平地盛怒拒不悔改,还失口说出少琪不孕之事,玉英悲愤难当,竟亲身将平地送入监牢。而后玉英几回三番入狱看望平地,原来她送子入狱的真正目的是为让儿子戒掉鸦片烟。 天宇终向齐非表白,然正人之爱与前事相别。友宁对一切心知肚明,坦诚将旧事相告于齐非,惊晓“假遗嘱”之事,友宁安慰齐非“爱要实时”。 天宇亦被友宁的宽大所感,亲身将齐非身孕的始末告知可凡,可凡无法谅解姑姑映瑶对齐非腹中胎儿曾痛下杀手,进展取得齐非原谅并和少琪离婚。可凡一面哀告少琪,一面三番四次寻觅齐非,齐非被可凡诚意感动,两人历经波折终重归于好。可少琪恨意难消对无爱的婚配仍不愿放手,玉英有感于汗青重演。映瑶亦不甘心可凡放弃,冲动之下竟欲杀死齐非,二人打斗中映瑶摔下山崖,重伤脑瘫,昔时风华转瞬云烟。平地从监牢放归仍不思悔改,被教唆偷钱之时捅伤小磊,玉英身心疲累,甘愿顶罪。小磊幸得不死,齐非平顺产下女儿,愿以宽宏的大爱饶恕平地,并不予上诉,玉英感恩。少琪也终醒悟,赞成离婚,成全齐非和可凡。云生墓前,齐非携世人述追思之情,两代人的恩仇情仇于大爱宽大中归于美满。

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分集剧情

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第34集剧情查看详细

  玉英给痴呆的映瑶喂食,想起多年来的辛苦争斗,庞杂的情感在心间挣扎。她独自说出一个惊人秘密:昔时她看出佟振海对齐云生的一见如故,为打击映瑶,玉英私下默许齐云生接受振海的爱意。但玉英没有料到的是,她以…

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第33集剧情查看详细

  可凡真心反悔他带给少琪的伤痛,但少琪没法原谅,得知齐非怀了可凡的孩子后,心中的痛让她更加没法退让。玉英本来以为可凡来接少琪回家,不想少琪独自回来对她说出齐非身孕之事,玉英大惊,不知该若何抚慰悲伤到…

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第32集剧情查看详细

  齐非从友宁处得知假遗嘱之事,非常震惊。友宁更挽劝齐非,爱要实时,才不会再有如她父亲那样的悲剧产生。天宇被玉英拜托处置平地之事,终于为她带来好消息,平地愿意在狱中见她一面。玉英预备佳肴饭,没想见到平…

角色剧照

同类型

同主演

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