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集剧情选择: (剧情已更新到第15集,共16集)添加剧集更新时间:2021-08-24 15:10:01

恶魔法官第15集剧情

第15集

由于金佳温召开的紧急记者会,和闵政浩联手传播鼓吹公然法庭从头至尾都是一场骗局,致使司法部命令,终止姜耀汉对金忠植行刑。许仲世和闵荣植、朴斗万庆贺公然法庭起内耗,使得金忠植没死,让许仲世挽回了颜面。可是,许仲世有想让金忠植被电死的设法主意,让闵荣植和朴斗万难以苟同,许仲世竟是云云地恐怖。金佳温回到办公室,吴珍珠问姜耀汉真的有收买证人?金佳温承认了。吴珍珠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外人,收买都不知道。金佳温叹了一口吻,写关于真相委员会的自述书,从和姜耀汉第一次见面写起。姜耀汉站在较为黑暗的房子,心想又要起头了吗?把他当做怪物看待,就像小时候被同窗排挤在外,而他在公然法庭所做的一切,只可是是为了朋友们,选了最快速的方式罢了。金佳温向姜耀汉道别,把姜耀汉说成恶魔,姜耀汉握紧拳头,告知金佳温,这个世界不变强,就是成为猎物,而他只可是选了最快的方式,金佳温却说,人都会犹豫的,懂得停手才是人类,不然只剩下如出一辙的怪物,沉浸在自我恻隐中的怪物。姜耀汉气得死死掐住金佳温脖子,问他想不想和自己一样,酿成怪物,金佳温一句不怕死,让姜耀汉收手,放走了金佳温。姜耀汉关于自从揭露公然法庭一向都是捏造一事,没有出头澄清,而是连结沉默,是以对姜耀汉的负面舆论越演越烈。许仲世得知此消息,和都妍婷共享他的开心。许仲世炫耀,闵政浩以为自己遭到姜耀汉支持者攻击,还是以非常生气,却不知攻击他之人,就是金忠植。都妍婷叫许仲世别遗忘他们的初志,建立巨大的大韩民国,纯正的民族血统,许仲世不觉得自己有点自得失色了,而都妍婷一心想赚钱。许仲世细细想来,突然记得初志,是想做一个把国度视为赚钱对象的总统,但留名青史比赚钱更重要。姜耀汉回抵家里,艾丽娅表示已看到新闻了,问姜耀汉可有事,姜耀汉看出艾丽娅担心他,可艾丽娅不承认。金佳温回抵家里,看见四周的一草一木,禁不住想起和尹秀贤在一路的光景。闵政浩打电话告知金佳温,尹秀贤的死跟姜耀汉有关,金佳温相信姜耀汉,不成能杀尹秀贤的,闵政浩却说,姜耀汉由于财产,杀了自己的哥哥,为了掩盖这件事杀了尹秀贤,金佳温只知道姜耀汉是个不幸的人,不会杀尹秀贤的。闵政浩见金佳温不相信他,也不跟金佳温多说了。郑善雅告知许仲世和闵荣植、朴斗万,姜耀汉现在造不成威逼了,趁现在解除国度紧急状态,夺回民心,许仲世不认同郑善雅的观点,既然增长发明病毒的地域,大大提升强迫入住人数,那么就要做下去。郑善雅说许仲世和当初提的观点纷歧样,许仲世表示现在是总统时间,他许仲世在汗青的时刻,做了伶仃的决议,剩下的人只需要跟着他便好。郑善雅听许仲世在做白日梦,气得打了许仲世一巴掌,许仲世求助闵荣植和朴斗万,惋惜两人只是坐在一旁看戏。郑善雅警告许仲世,他只可是是被扶上去的傀儡,许仲世吓得打电话求助金室长,郑善雅叹了一口吻,金室长赶来,认郑善雅做主人,拿枪指着许仲世,许仲世吓得往后退,闵荣植和朴斗万则坐在凳子上捧腹大笑。郑善雅叫金室长先进来,金室长没有拒绝。郑善雅叫许仲世站过去,许仲世不敢不从。郑善雅坐在总统位上,告知许仲世,这都是在经商,用钱买不到革命,用钱也买不到汗青,是以财团不会支持他。原来之前,郑善雅和闵荣植、朴斗万私下见面,由于三人都不满许仲世的做法,是以达成一致,推翻总统许仲世。郑善雅到姜耀汉的办公室,正都雅见孑立的身影,坐在落地窗前,显得更加苦楚。姜耀汉想要为死去的助理报仇,郑善雅给姜耀汉一次去青瓦台的机会。姜耀汉看出郑善雅对许仲世不满,想让他当稻草人,郑善雅就问姜耀汉真的想坐牢吗?姜耀汉说郑善雅是不幸人,郑善雅气得想打姜耀汉,最终没有下得去,而是把气撒在落地灯上。姜耀汉等郑善雅走掉今后,纠结一番,去公然法庭,面朝公民认罪,承认金佳温说说的一切都是真的,同时也爆料法律在权势面前并没有用,由于他亲眼看到有权有势的人即便犯罪,也能透过各类方式脱罪,因而便想方设法让他们支出价格,而为了赎罪,决议卸下法官一职,并欣然接受责罚。警察把姜耀汉带走,吴珍珠不肯让姜耀汉离开,尤其是姜耀汉的支持者,还呼吁姜耀汉当总统。郑善雅见姜耀汉扭转了情势,只好让许仲世继续留在青瓦台,朴斗万和闵荣植都不否决。支持姜耀汉当总统的票数日新月异,尤其姜耀汉亲眼看到愿意支持者高达57.6%,没有强力总统候选人的各个在野党,起头抢先恐后招揽他的新闻,打算静观其变。金佳温和闵政浩去坟场祭拜尹秀贤的时候,闵政浩给了金佳温一份处所警察勤务手册,尹秀贤的遗物,金佳温翻开一看,都是对郑约瑟的调查。金佳温根据尹秀贤提供的线索,找老奶奶打听到郑约瑟住处,重复尹秀贤做过的事,挨家挨户敲门,寻觅郑约瑟。就在金佳温将近放弃的时候,浑身是伤的郑约瑟出现了。郑约瑟认出金佳温,立即逃跑,金佳温追上了,郑约瑟吓得跪下求金佳温饶他一命。金佳温扶起郑约瑟,郑约瑟问是否是姜耀汉派金佳温杀他的。金佳温等郑约瑟镇定下来,说服郑约瑟相信他今后,郑约瑟率直了一切。郑约瑟由于是教堂管理员,有教堂火灾产生当下的监控录像档案,姜耀汉让郑约瑟把录像交给他,而且到死前都要保密,承诺给郑约瑟新家,给郑约瑟足够的钱,郑约瑟答应了,可是郑约瑟不死心,还想用录像找姜耀汉还钱,便复制一份档案。恰好前几个月,姜耀汉派人找郑约瑟问要复制档案,郑约瑟由于承受不住酷刑拷打,便给了姜耀汉。今后尹秀贤找郑约瑟打听环境,让姜耀汉知道了,姜耀汉打电话质问郑约瑟有没有透露复制档案,郑约瑟不说,就打郑约瑟。金佳温不相信姜耀汉会找人打郑约瑟,所以根据附近监控,查到停在郑约瑟家门口的车牌号,而且将知道的消息告知闵政浩,闵政浩向金佳温推荐在警察厅任职的同窗,能够副手寻觅车的主人,金佳温没有拒绝闵政浩的好意。金佳温回忆和郑约瑟的对话,以及尹秀贤要揭露姜耀汉的真面目,很难接受姜耀汉有可能杀了尹秀贤,因而去车主家调查,只看见车主已死,凶手溜之大吉,而车主正是杀害尹秀贤的凶手,查看车主通话记录,而且拨过去,听到姜耀汉的声音,整小我都惊呆了。金佳温确定姜耀汉是杀害尹秀贤的幕后主使,大哭一场,去找姜耀汉报仇,姜耀汉问金佳温忏悔吗?金佳温也不想手上沾满鲜血,让尹秀贤扫兴,只得放下刀,问姜耀汉有没有杀尹秀贤,姜耀汉不承认。金佳温提到郑约瑟,说姜耀汉杀死了哥哥,姜耀汉质问金佳温真的见郑约瑟了?金佳温没有回覆。这时,闵政浩带警察赶来,让姜耀汉以杀害尹秀贤的名义被捕。就在姜耀汉最无措的时候,郑善雅带副手过来,闵政浩向郑善雅鞠躬屈膝,还叫她一声理事长,金佳温才发明自己被闵政浩行使了。郑善雅说金佳温长得像姜耀汉哥哥,只是偶合。原来在金佳温做法官宣言那天,郑善雅曾经注意到金佳温,而且让闵政浩说服金佳温去公然法庭事情,和姜耀汉同事,让姜耀汉能有弱点。郑善雅把录像拿给金佳温看,说是姜耀汉誓死隐瞒的真相,姜耀汉不想让金佳温看,惋惜被郑善雅的人抓住,根本动弹不了。金佳温看了录像,整小我都傻了,就连壮大的姜耀汉,也哭了。那时,李朔携着妻女在维雷纳教堂,要给财团捐钱的时候,艾丽娅不当心打翻了正在燃烧的蜡烛,造成了火灾,害死了李朔佳耦,还让艾丽娅落空双腿。姜耀汉怕艾丽娅知道自己杀死了父母,选择隐瞒一切,可事到现在,郑善雅决议让艾丽娅知道真相,姜耀汉苦苦请求郑善雅不要说,郑善雅只得让警察带走姜耀汉。金佳温在姜耀汉被带走,艾丽娅哭着要姜耀汉的那一瞬间,想要一死了之。

同类型

  • 更新至第15集
  • 16集全
  • 22集全
  • 10集全
  • 28集全
  • 115集全
  • 更新至10集

同主演